赋形者(诗歌集) ( 全部 )

发表于:《钟山》2019年第2期
约束 / 止步在运河岸边,那些柳树 / 在根部贮存寒冷。风从化工厂 / 吹来,黄昏是必要的时刻。 / 人,不同于县道上的车辆, / 记忆囚缚在泥土深处, / 辞乡,却从未抵达孟溪那边。 / 那界限比天空更为清澈, / 榖树嗟叹着,父亲的酒, / 母亲的电瓶车,重复于每一天。 / 2018年2月18日,东升浜
发表于:《钟山》2019年第2期
碧山村 / 爱一切提升我的事物。 / ——雷蒙德·卡佛 / 火车并不知晓溪水的温度。 / 我在他乡渴望什么?一个不完全的人? / 雪先于我抵达。可我厌倦了旅行。 / 到了日暮时分,徽墨色的乡愁得到了更新? / 一个不完全绝望的人,凝视着一株 / 插在瓮中的腊梅。空气是骄傲的。 / 寒冷蔓延。人烟稀少的村子仿佛在 / 虚构中。楼梯口是一个不完全去爱的人。 / 2018年1月29日
发表于:《钟山》2019年第2期
抒情 / 假如一个人开始恨他所爱的对象,于是他对它的爱便完全消逝了。 / ——斯宾诺莎 / 桃浦河的宽度并非一目了然, / 在浑浊的水中,我想要看见 / 仇恨栖身于何处,有着何种阴影。 / 捕鱼人的咒骂那么清澈,仿佛是另一个人的。 / 那几棵梧桐落满了灰尘。我看见。 / 黑鱼,桃浦西路,武威东路,都很遥远。 / 我看见。不,我听见。寒阴变得稀薄。 / 树枝上的霜迅速消失。那个煤气站被拆了。...
2018-07-11 09:27:14
在平昌 / 影子也在倾听。目光不多。 / 我们旅行,道路迟疑, / 可以望见海,于是就有了 / 鲸鱼的踪迹。只需要听着, / 昼影成双,在治愈。 / 那唯一的绝对,那嫉恨, / 那爱,都比不过山坡上的草 / 在冷风中等待雪。 / 静默的绿色,只用了片刻, / 就让云朵认出了陌生人, / 人们交换着同一种空气。 / 那蓝,那奇异的红, / 那隐匿的幽冥,在山顶, / 听吧,一条深渊在收缩, / 昏黄的植物产生了秩序,...
发表于:《诗刊》,上半月刊,2017年第8期
翻译 / 追忆世上事,束教已自拘。——鲍照 / 这些树,这些香樟,腊梅,干枯的石榴, / 颤栗在悔吝之雨中。一切始于 / 向外的欲念。记住,那不是一场旅行。 / 思念在枝头凝聚为沉默,记住,那是不 / 自拘。有人站在地铁口,忧虞无法让他容身, / 在这充满约束的风里,道路不能被修改。 / 真的,那不是旁观,寒冷自领口入侵, / 而人们在学习,学习眺望别人的生活。 / 记住,虚构出幸福,我们...
任性的人 (试发表)
2017-10-01 10:01:17
窗外是城市,释放着争执的夜。初夏的薄雾 / 被吸入每一个人的肺部,它不懂得什么差别。 / 有时候我们只是忘记了:我们,来自不同的省份, / 微凉的风,到底是无法修复身体与身体之间的裂缝。 / 口音中的方言醒着,未闭合的铝合金窗醒着, / 镜子在诉说着容忍,试图翻译人们的无知与傲慢, / 桃浦西路已经认识了我,静默的大门却上着锁。 / 近处的桃浦河并不渴望什么,然而它醒着,醒着。 / 楼... (1回应)
长役 (试发表)
2016-08-04 09:51:21
苦与乐其何言,悼人生之长役。 / ——鲍照 / 步入楼下的树林,我犹如一名远道而来的客人, / 在浓郁的樟树、杨柳和水杉中穿过炎热, / 想起与你的一次争吵,想起你微暗的身体。 / 停歇的云指向痛苦的核心,小区外面,桃浦河 / 扩展着宁静。有些事情来得那么突然,就像 / 祖母去世,飞机失联,游轮倾覆,化学品在港口 / 爆炸,就像你换了一部手机,立秋早已过了, / 而我还..
夏至 (试发表)
2016-08-04 09:50:43
夏至 / ——悼祖母 / 突然,你病危,身上的枯萎已是最盛, / 黑夜正在带走你,进入尘土的静默。 / 以后我回到村子,只能走出无漆的门外, / 问候每一株桑树、河埠上的每一块石头, / 你曾经日复一日地经过它们,背对它们。 / 我继承了失落,被这这空荡荡的乡村拒绝, / 人们栖居在一处,却各自迟疑而尖刻。 / 你来到这里,是为了让子孙们冷漠地 / 忙碌于运河两岸,然后被遗弃在砖瓦房 / 阴暗的深...

胡桑的留言板 ( 全部26条 )

海鸥乔纳森
海鸥乔纳森: 师兄好!看到你翻译的《染匠之手》,真是太厉害了!期待更多新诗和译文! 2019-03-09 23:53
 
悠扬的夏日
悠扬的夏日: 胡老师,听了您的讲座,非常棒~~加油哦~~(遗忘我的人足以建造一座城市~~) 2016-03-01 15:38
 
淡
: 嘿嘿 2016-01-17 13:51
 
杜撰
杜撰: 嘿嘿 2014-11-10 15:56
 
杜撰
杜撰: 嘿嘿 2014-11-10 15:56
 
杜撰
杜撰: 嘿嘿 2014-11-10 15:56
 
杜撰
杜撰: 嘿嘿 2014-11-10 15:56
 
白衣胜雪
白衣胜雪: 贴一首自己的诗,请胡桑指导。~~~ 《在一场大雨的前夕》 在一场大雨的前夕 我们驱车去往工作 去奔赴一场劳役。投身更沉重的虚无 在更恍惚的爆裂里 我阅读了一首诗。然后我看到早上的花红的更加浓烈 房屋在天空弯转 绿色肆意张扬 多像一句上帝的诗行 世界是一种语言。词,句子,隐喻。 散落在这个阴沉明亮的夏日早晨。 而我的皮肤忽明忽暗 这些被生活奴役的见证 曾经也像走枪的火 将我们伤害,摧残,痛苦和失眠。 我该怎样描述一种经历 当我在地铁口。看到 更多的人肩负贫 2014-07-21 11:36
 
温拿铁
温拿铁: 您还在波恩么?我也在北威州,想与您碰个面 2014-04-08 17:14
 
鲨鱼啊
鲨鱼啊: 表示佩服。 2013-12-19 02:34
 
>

胡桑的广播 ( 全部 )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约束
约束 / 止步在运河岸边,那些柳树 / 在根部贮存寒冷。风从化工厂 / 吹来,黄昏是必...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碧山村
碧山村 / 爱一切提升我的事物。 / ——雷蒙德·卡佛 / 火车并不知晓溪水的温度。 ...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抒情
抒情 / 假如一个人开始恨他所爱的对象,于是他对它的爱便完全消逝了。 / ——斯宾...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朱朱×胡桑:我生来从未见过静物
朱朱×胡桑:我生来从未见过静物 地点:上海明圆美术馆 时间:2018年8月4日(2...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穆旦的汉语及其历史意识
通过方法论的颠倒,形而上世界逐步被祛魅,现代文学发现了“风景”和“内面”,从...
3人
胡桑
X:“与世界建立一种可靠而谦逊的关系。”
Y:生于浙江省德清县新市镇。
  • 作者: 胡桑
  • 写作类型:散文/诗歌
  • 代表作: 《赋形者》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4-3
签名

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( 772 )

  • DD
  • 马鸣谦
  • rock&roll
  • Chi
  • mmmg
  • 梅肉
  • 葫莱堡不胡来
  • Hopenhauer

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

本站由 胡桑 于2011年09月05日创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