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露谈

白露谈 (试发表)

作者:
斩鞍
分类:
小说   创作
作品描述:
先空着
2020-09-19 12:19:04
三年八月 玉树行营 车子忽然停下,昏昏欲睡的叶子听见车旁的武士从胸腔中爆发出一声短促的欢呼,接着是纷纷沓沓滚落马鞍的声响,然后人声忽然就消失了,只留下晚风掠过草叶的呜咽。叶子撩开车帘,看见的是拜伏在地的武士。顺着他们拜倒的方向望去,是不远处的一道山丘,黄昏时分的落日点燃了枯黄的草原,从背后为山丘棱线上几个小小的黑影修剪出金色的轮廓线。同样被勾勒出轮廓的... (6回应)
2020-09-29 00:33:57
五年九月 秋叶 入秋了,天色暗得早。阴雨连绵的日子里,天地之间的界限尤其淡薄。 灰暗的山间跳动着一片光明,这片草甸子上只有十几个帐篷,但风灯点得雪亮,牛油烧得好像不花钱似的。当然了,对于大晁皇帝的身份来说,这已经是贫鄙之至了。 四年五月,天水大战落幕,五军里有四军分头回转,夜北却没有就此太平。毕竟是游牧部族的国度,好比蛇有多头,死而不僵,大战是没有... (1回应)
2020-10-26 17:14:15
八年七月 天京逐幻宫 内苑是春分时节搬进天京,那时候定安泽畔黄花碧草,莺飞鱼跃,与天启城里的旧皇宫一比,真是让人心胸顿阔,脸上不自主就带上了一丝笑模样。可是好时光去得快,刚一入伏,天京城就变得暑热难耐。 天京天启距离不远,气候一样,原本是天京城因为这一片开阔的水面,多了几路好风,可到了夏天,只看见湖边的垂柳都纹丝不动,哪里还有风来?这样一来,天京不仅... (8回应)
2020-10-26 17:15:04
八年九月 天京若耶宫 夏天里, 若耶宫的清晨本来是忙碌的。能用冰库的贵人是极少数,不少宫舍的粗使丫头都要来冷泉取水驱暑。可等到天妃搬进了若耶宫,来取水的人顿时就少了大半。 按说这地方本该叫冰泉宫的,只是因为皇帝觉得冷泉周边生机寡淡,让少府在这里草草盖了几间屋舍,索性连宫名都没有题写。说起来也算南六宫中的一座,可宫里人说起来往往也就是用“冷泉那里”指代,... (2回应)
2020-10-26 17:15:27
九年十月 天京若耶宫 面前的碧桂林中雾气渐浓,凝结出了云纹的身影。 “真的没问题吗?” 白露忍着不回头。 暗月临空,天幕是深沉的赭红色,星月昏暗,定安泽边一片水雾,楼宇和树林都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。越是这样的时刻,宫中的侍卫就越警觉。 皇城天京与天启旧宫不同,真正是一座城池,内苑里就是掿大一个定安泽,各处宫室散落四方,大小不一,规矩倒是一样的:除了.. (1回应)
2020-04-26 16:23:20
九年十月 天京承明殿 红烛高照,清晰映照出纱帐内的纠缠在一起的人影。顾昭容云鬓散乱,在皇帝的怀中低声喘息,一双水汪汪的眸子里并无欢愉之意,倒是时不时带些紧张去扫视殿角的屋梁。皇帝慢慢停下手,冲着怀中的顾昭容皱起了眉头:“怎么回事?” 语气颇有不耐。 顾昭容容貌绝美身形窈窕,即使在大晁内苑也以殊色出名,进宫之时皇帝就颇为惊艳,当时整整一个月都留她在身边.. (1回应)
2020-04-28 09:54:47
九年十一月 天京若耶宫 太元九年的十一月,天京城迎来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。 冷天曦搬来以后,若耶宫虽然多做整饬,毕竟底子多是竹木结构,夏热冬冷。只是这个冬天,若耶宫里各处都烧着通红的暖炉,连夹袄都穿不住,暖气外泄,房外沿着墙根还开了一整溜五颜六色的野羽扇,依稀仿佛是春季了。宫内的气氛却没有被暖炉点热,静悄悄的没有人声,就是走动起来也是刻意压住脚步,不敢...
2020-04-29 12:27:56
十三年四月 天京若耶宫 定安泽的湖水漫过堤岸,把码头都淹掉一半。白露抱着腿坐在一张小马扎上,身上的蓑衣缀满了亮晶晶的小水滴。一支斑竹钓竿插在码头木板的缝隙里,梢头的麻线松松地垂着。 雨势近于无,但雾气极重,便是钓竿的梢尖都会显得模糊,湖堤上绿丝一般的垂柳和初雪般堆满的梨花更是彻底看不见了。白露的目光掠过钓竿,投入湖面方向那厚厚的白雾,也不知到底在看些... (1回应)
2020-05-07 22:21:25
十三年四月 天京摘星楼 楼中一丝灯火都没有,月光透过楼顶的水晶倾泻下来,映着地板上莹白的好大一片,微微闪烁,正如碧桂林中的沙地。 白露有些讶异,她自然知道这是地板上撒了一层白沙的结果,却不知道为何在摘星楼中出现。 她悄没声息地走过去,只见白沙上粗略地画了些点线,正是她画星图的样式,不过粗犷许多。 “怎么样?” 有人问。月光这样明亮,白露上得顶楼时.. (2回应)
2020-05-08 22:34:03
十三年七月 天京逐幻宫 逐幻宫的水榭外头修了挺大一个浮码头,没有木兰靠泊,倒是用青色的纱幔围得周全。 码头上,白露坐在罗伞的阴凉里,还是忍不住用手绢拭去额边的汗珠。码头对着湖面的这一面本是开阔的,但帷幔太扎实,一丝风都流不起来,还不如开了窗的宫中透气凉爽。 旁边坐着的女子满怀歉意地说:“原来是想在码头周边种一圈芦苇的,既能遮蔽视线,也透风些。没想到...
<前页 1 2 后页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