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年龄的雾 ( 全部 )

发表于:《蜃景》,世界知识出版社,2008年9月
我在天堂迷了路,我该怎么办? / ——曼德尔施塔姆 / 一 / 还要我对你说些什么 / 你看这春天谢满一地,仿佛 / 再也不会回到枝头,你逐渐显出 / 另一副面孔,并迫使我承认 / 你说想像不过是夹在两面镜子中的 / 一道光线,两个王朝之间的一队宫女 / 你也用无可指责的口气提起我 / 说:“某个人活到了二十岁……” / 是的,无可指责,因为你就是 / 这两面镜.. (9回应)
发表于:《蜃景》,世界知识出版社,2008年9月
白丁香 / 杨絮隔开记忆 / 车辆碾过沙滩和正午 / 迎着信风,面海的窗扇 / 它摇动灯绳 / 它低低地吼叫 / 有人在收拾房间 / 有人写信 / 夏季的黑暗随时要到来 / 少女们己安然忘记肩胛上 / 水员的姓名 / 芳香的儿童透明的阴影 / 它摇动 / 它落下 / 海鸟隔开幻想 / 细柄的钢勺随时要离开嘴唇 / 面海的窗扇随时要破碎 / 有人在预报天气 / 有人发疯 / 在夏季的黑暗到来之前 / 有人攥紧一根灯绳 / 紫丁香... (8回应)
发表于:《蜃景》,世界知识出版社,2008年9月
风从对立的两极 / 缓缓吹来 / ——马克•斯特兰德 / 积郁己久的鼻孔和柿树和长椅 / 这是一场简朴的婚礼 / 一个驼背的女孩担任临时的侍者 / 匆匆走着 / 顶着一只洗净发亮的杯子 / 醉汉在墙根低声呕吐 / 低声弄湿了黑色的礼服 / 他发现墙上有一道豁口在张开 / 有一个黑影在墙外 / 背着身 / 拴马 / 他感到带有肉翅的幼鼠 / 正踩着他的头跳舞—— / 那人会从这豁口...
发表于:《蜃景》,世界知识出版社,2008年9月
北方在五月仍显得荒凉 / 煤屑和碎砖铺成路面 / 傍晚和难以察觉的拐弯 / 落入揣想 / 锯木厂的乐队使树林沉睡 / 四面的风一如既往 / 教育新生的草,折断新生的芦苇 / 迎接骑单车回村的农民姑娘 / 我准确地念出萍藻、棘刺、 / 忍冬和塑料薄膜的名称 / 在土丘上,我的手谨慎地判断着一堵砂墙 / 流浪的画家带着飞鸟的胃 / 看到木板车上的男孩 / 靠着纸箱,低着头,安静得仿佛 / 一直在睡—— / 北方在五...
发表于:《蜃景》,世界知识出版社,2008年9月
那个后脑如二裂叶般枯萎的男人 / 需要一个词来进入秋天。它不被人注意 / 但令人激动,象一个丰满的郊区农妇 / 在此后的季节给他幻觉的床,不被禁止的 / 隐秘的温暖。金黄色的手术刀划过 / 十月,浸入骨髓的,他知道, 将有怎样的 / 一批婴儿,象田园主义感伤一样滑出 / 腹腔,他们的健康成长将形成对他的威胁, / 而如同牙疼,他将习惯。蓝色的加勒比海滩, / 宜于冲浪,是无用的,购物城上的星空 ...
发表于:《蜃景》,世界知识出版社,2008年9月
一 / 星座闪着铁轨的光—— / 他坐在窗口,为什么会觉得 / 一只细颈的空瓶在体内颠晃, / 似有一列火车载着它疾驰? / 安静。飞行。在影子中延伸的 / 影子和与巫术一道失传的时间: / 他所迷恋的事物他无力描述。 / 清漆香味的天文台在露水中风蚀。 / 他能抓住什么?寒冷的节日 / 速滑的夜,一个让他联想到 / 猪形扑满的女孩骑着刚粘的信 / 擦过他,像一团幽蓝色的负离子! / ——变成个邮筒,... (1回应)
发表于:《蜃景》,世界知识出版社,2008年9月
环线地铁的肺壁在月台上膨胀, / 眼睛散光。 / 那熟睡的民工象一滩鹅卵石 / 裸露在随时要炸的 / 汽球状的北京话里, / 嘴唇翕动,如同风筝。 / (女人们把手袋抓紧) / 隧道的黑暗灯管一样嗡嗡嘶鸣, / 越发安静。 / 可以想见头顶上方的闹市区, / 被高处气流撞伤的 / 那些发光的火烈鸟 / 展开身体以后,静止。 / (女人们把手袋抓紧)
发表于:《蜃景》,世界知识出版社,2008年9月
是一个磁头在转动,抛卷出一小场 / 早于清晨的雨水,让它在 / 树篱后面结束。一只鸟踮起脚来 / 敲门,另一只像图书馆拐角的小女生,练习着 / 向墙准确地表达自己,而打太极拳的汉子 / 正与一场爱情周旋:他用双手 / 去推拒那雾,目光却被它牢牢拽住。 / 或是一双眼睛趁着此刻正在集结的阴影 / 戏弄我,使我相信另一些, / 一些暴力,也可以很优美, / 如避雷针上积冰一般坼裂的锋面, / 或两个星期...
7人
冷霜
  • 作者: 冷霜
  • 写作类型:诗歌
  • 代表作: 《千高原诗丛》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8年9月

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( 962 )

  • Fooy I
  • 曳戈
  • 11.30改完初稿
  • 目树
  • 严彬
  • 李阿龙
  • 陈波
  • 喜乐

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

本站由 莫须有先生 于2010年11月08日创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