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德莱尔《恶之花》(150首) ( 全部 )

0.致读者 (试发表)
2020-01-17 10:05:37
愚蠢、谬误、罪恶、贪婪, / 占据我们的灵魂,折磨我们的肉体, / 我们哺育我们那令人愉快的悔恨, / 犹如乞丐养活他们的虱子。 / 我们的罪恶顽固不化,我们的悔恨软弱无力, / 我们为自己的忏悔开出昂贵的价钱, / 我们欢快地折回泥泞的道路, / 以为廉价的眼泪能洗去我们所有的污迹。 / 在恶的枕头上,撒旦像赫尔墨斯一般, / 久久催眠着我们着了魔的头脑, / 而我们的意志这高贵的金属, / 已... (11回应)
1.祝福 (试发表)
2011-11-10 16:20:52
那时,遵从了最高掌权者的意旨, / 诗人被带到这个无聊的世界, / 他那惊恐的、满口渎神言辞的母亲, / 向着怜悯她的上帝举起紧握的拳头: / ——“啊!我宁愿产下一团毒蛇, / 也不想养活这可笑的东西! / 诅咒那片刻之欢的夜晚, / 使我的腹中怀上了我这赎罪的祭品! / 既然你从所有女人里面选择了我, / 使我被我伤心的丈夫所讨厌, / 既然我不能把这畸形的怪物 / 像一封旧情书般掷入火中, / ... (5回应)
2.信天翁 (试发表)
2011-11-10 16:20:17
为了取乐,海员们经常 / 抓住信天翁,这些巨大的海鸟, / 懒洋洋地尾随着船只 / 一起滑过了咸苦的深海。 / 当它们刚刚被放到甲板上, / 这些笨拙而羞愧的空中之王, / 就可怜地垂下它们又大又白的翅膀, / 好像在自己身边拖着双浆。 / 这长着翅膀的旅行家,多么虚弱、笨拙, / 以前那么漂亮,现在却滑稽、丑陋, / 有人用粗短的陶制烟斗逗弄着它的嘴, / 另一个人蹒跚地模仿着这昔日高飞的瘸子。... (2回应)

仲夏夜之梦(五幕) ( 全部 )

2013-07-29 13:03:48
剧中人物 / 忒修斯:雅典公爵 / 伊吉斯:赫米娅之父 / 拉山德:爱着赫米娅 / 狄米特律斯:爱着赫米娅 / 菲劳斯特莱特:忒修斯的掌戏乐的官员。 / 昆斯:木匠 / 斯纳格:细工木匠 / 波顿:织工 / 弗鲁特:修风箱者 / 斯诺特:补锅匠 / 斯塔佛林:裁缝 / 希波吕忒:亚马孙族女王,忒修斯的未婚妻 / 赫米娅:伊吉斯之女,爱着拉山德 / 海丽娜:爱着狄米特律斯 / 奥布朗:仙王 / 提泰妮娅:仙后 / 迫克:又名...
2013-07-29 13:04:22
第一场 雅典附近的一片森林 / 一位仙女从一边,迫克(淘气精灵)从另一边上 / 迫克 / 喂,精灵!你要逛到哪里去? / 仙女 / 越过山冈,越过溪谷, / 穿过木丛,穿过荆棘, / 越过园林,越过栅栏, / 穿过洪水,穿过火焰, / 我到处游荡, / 比月球还快; / 我伺候着仙后, / 给她的绿地撒上露珠。 / 那些高高的报春花是她的侍卫; / 看,它们金衣上的斑点; / 是仙女所赐的红宝石, / 在这些斑点里..
2013-07-29 13:04:31
第三幕 / 第一场 林中。提泰尼娅熟睡未醒 / 昆斯、斯纳格、波顿、弗鲁特、斯诺特、斯塔佛林上 / 波顿 / 我们都到齐了吗? / 昆斯 / 很好,很好;这个地方,我们用来排练, / 真是方便之极。这块绿地将是我们的舞台。 / 这一丛山楂树就是我们的化装间; / 我们要操练得就像在公爵面前表演一样。 / 波顿 / 彼得·昆斯,—— / 昆斯 / 你说什么,好人波顿? / 波顿 / 在皮拉摩斯和提..
2013-07-29 13:04:40
第四幕 / 第一场 林中。 / 拉山德、狄米特律斯、海丽娜、赫米娅熟睡未醒 / 提泰尼娅和波顿上;豆花、蛛网、飞蛾、芥子,和众仙随侍;奥布朗潜随其后。 / 提泰尼娅 / 来,在这花床上坐下, / 我要抚摸你可爱的脸颊, / 把麝香玫瑰插在你光滑柔软的头上, / 我要亲吻你美丽的大耳朵,我可爱的宝贝。 / 波顿 / 豆花呢? / 豆花 / 在。 / 波顿 / 帮我挠挠头,豆花。蛛网先生在哪? / 蛛网...
2013-07-29 13:04:49
第五幕 / 第一场。雅典。忒修斯宫中。 / 忒修斯、希波吕忒、菲劳斯特莱特,及大臣、侍从们上 / 希波吕忒 / 我的忒修斯,这些恋人讲的事真是奇怪。 / 忒修斯 / 奇怪得不像是真的;我从不相信 / 这些古老的寓言和神神鬼鬼的玩意。 / 恋人和疯子有着如此沸腾的头脑、 / 如此真切的幻想,他们领会到的东西, / 冷静的机智永远也无法理解。 / 疯子、恋人和诗人 / 全都充满了空想; / 如果有人看...

雪莱/歌德/卡瓦菲斯 ( 全部 )

卡瓦菲斯 (试发表)
2013-07-29 13:05:22
Tomb of Iasis / I, Iasis, lie here -famous for my good looks / in this great city. / The wise admired me, so did common, superficial people. / I took equal pleasure in both. / But from being considered so often a Narcissus and Hermes, / excess wore me out, killed me. Traveller, / if you're an Alexandrian, you won't blame me. / You know the pace of our life -its ...
《浮士德》选译 (试发表)
2013-07-29 13:05:36
第三场选译 / 浮士德的书房 / (当轻雾散去,魔菲斯特从火炉后面走上前来。他穿得像一个游方学者。) / 魔菲斯特: / 怎么这么吵闹?绅士的快乐何在? / 浮士德: / 这就是那只狮子狗的原形! / 一个游方学者。这种事情真让人发笑。 / 魔菲斯特: / 我向博学的绅士致敬; / 你使我出了一身大汗。 / 浮士德: / 你叫什么名字? / 魔菲斯特: / 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重要, / 对于一个如此藐视言...
2013-07-29 13:06:22
当灯儿碎了 / 1. / 当灯儿碎了, / 光就死在了尘埃里—— / 当云彩被驱散, / 彩虹的光辉也就消失, / 当鲁特琴断了, / 甜蜜的音色不会再被忆起; / 当双唇说完, / 可爱的声调很快就被忘记。 / 2. / 犹如音乐与光彩 / 不会比灯与鲁特琴活得更长, / 当精神哑了,心灵的回声 / 也应和不出歌:—— / 没有歌,只有忧伤的哀曲, / 犹如风穿过破败的小囚室, / 或是哀恸的波涛 / 为死去的水手敲响丧钟...
54人
徐芜城

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( 1799 )

  • 哟!
  • 死在PC前
  • Aiur
  • hks
  • sekimei
  • haha
  • 谜谜谜bot
  • 佚名

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