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乐天的广播 ( 全部 )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写作,为了一种创世的权威
写作,为了一种创世的权威 云也退 阿摩司•奥兹有本演讲集,题目叫“故...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温情与尿频——《庆祝无意义》译者马振骋先生访问记及我的旁白
温情与尿频 ——与马振骋先生谈昆德拉最新小说《庆祝无意义》 云也退 ...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萨义德:论康拉德《诺斯托罗莫》(节自《开端》)
《诺斯托罗莫》,康拉德著作中人物最庞大的一部,尽管故事中与国家和社会问题颇多...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万物存于世上,是为了终结于书本
万物存于世上,是为了终结于书本 ——《开端》译者后记 章乐天 有个外国...

写了新试发表作品

无数个完美的逃离
无数个完美的逃离 云也退 大仲马写不同情节的小说,要用不同颜色的纸——...

章乐天的留言板 ( 全部18条 )

安迪
安迪: @林中路 林兄,不要太苛刻嘛 2016-09-30 11:07
 
林中路
林中路: 人文精神或许有余,但“科学”精神不足。 2014-12-05 23:40
 
林中路
林中路: 总而言之:楼主缺乏“科学”精神。 2014-12-05 16:58
 
林中路
林中路: 如果仔细观察,会发现尽管楼主自诩为“学术”,但他写的文章大部分都不能算是学术论文,包括他翻译的那几本书也不能算是真正的学术作品,虽然沾了点边,涉及到一些概念、命题等,但还存在着比如对一些观点的论述不够严谨、不够清晰,不符合学术规范等。楼主的问题也是文人通常都有的问题,比如学术随笔化等等,楼主估计再怎样都无法进入到学术之路。 2014-12-05 16:11
 
daffodils7
daffodils7: 求,你在网易(好像是)的博客地址。 求,关注你的博客 2012-08-15 15:01
 
gegjiegne
gegjiegne: 您好,最近有幸阅读着您的大作《所有人都笑了》。作为一个一直喜爱传统相声的听众,我在很多章节能找到共鸣,并为您的深刻见解所折服。 有几个很细微的地方,我觉得有点出入。因为我还没有看完,就只把能看到的部分指出,害怕下次忘了。 第一个是《糖醋活鱼》里面,如果我跟您听的是一个版本的话,侯跃文的那段描述:众夫人,浓妆艳抹,紧紧相随。。。中间落下一句“笑容可掬”。 第二个是《体育爱国主义》那篇,应该是02年韩日世界杯,而不是04年。 这些不影响阅读,但我希望这书能精益求精,所以不免有点吹毛求疵了。 最后祝您 2012-06-18 13:40
 
黄再思
黄再思: 问候 2012-04-09 19:09
 
[已注销]
[已注销]: 真漂亮,这个雕。咩。 2011-12-28 13:08
 
[已注销]
[已注销]: wow,胆儿好大。 2011-12-28 13:08
 
[已注销]
[已注销]: 我晕,那个是你本人? 2011-12-28 13:08
 
>

旅行记 ( 全部 )

发表于:腾讯-大家专栏
被占的房子 ——约旦河西岸记行之六 云也退 27岁的乌里是西岸的一名导游,中等个子,金黄的山羊胡须。在伯利恒的第二天,达尼埃尔领我同他会合。我问他有东欧哪个国家的血统。“德国,”他说,“我父亲姓舒尔曼,到了以色列后,他认为自己姓氏太德国了,很羞愧,就改了个姓氏叫奥须里。我不喜欢,我还姓舒尔曼。” 乌里认为这没什么可惭愧的,以色列本来就是个移民国家,你对国...
发表于:腾讯-大家专栏
夹缝中的巴勒斯坦人 ——约旦河西岸记行之五 云也退 轻轨车厢里可以看到耶路撒冷的各种人物:黑衣加身的正统派犹太教徒,戴小圆帽的普通犹太教徒,世俗犹太人,黑人以及阿拉伯人……我左边就坐了一名阿拉伯人,中年人长相,大脸膛,打卷的短发,身躯有些发胖,这里能看到的阿拉伯人大多是中年。 “嘿,你要去哪里?”他问,英语不错。 我说,我这就要去大马士革门外的车站,从...
发表于:腾讯-大家专栏
你到伯利恒来看什么? ——约旦河西岸记行之四 云也退 第一次去伯利恒,我是在耶路撒冷老城的大马士革门外搭乘巴士前往的。大马士革门因朝向大马士革而得名,门外不多远就是东耶路撒冷,也即阿拉伯人的自治区域。从这里发出的车,都是前往约旦河西岸的几个主要城市的:拉马拉、纳布卢斯、杰宁、希伯伦,以及距离耶路撒冷最近的伯利恒。 西岸城市的经济,远远不如以色列本土,城...
发表于:腾讯-大家专栏
“种族隔离大街欢迎你” ——约旦河西岸记行之三 云也退 阿拉伯人三三两两地钻过一扇小门离去。希伯伦清真寺是他们祈祷的地方,但进出清真寺都必须在以色列士兵的监视之下。继当年的海湾战争之后,这座清真寺是第二个让我对中东产生印象的“记忆点”:1994年春天,一名枪手在此处朝祷告的穆斯林大开杀戒。那时,巴以和平进程刚刚取得决定性进展,《奥斯陆协议》头年9月已签署,..
发表于:腾讯-大家专栏
他们卖的是愤怒 ——约旦河西岸记行之二 云也退 “我带你去看一条路,被那些犹太人封掉的!”他的双手在空中画了个大叉,示意我跟他走。 我犹豫着。他是个穿灰T恤的阿拉伯人,又矮又瘦,18岁的身材配上30多岁的严肃表情,头发短短地竖着。在通往希伯伦清真寺的巷道里,我在跨巷楼底下的一间商铺门前停留了片刻,就遇上了他。他挥手示意跟着他,然后快跑了十几步,指着巷道对面..

到黑夜理书没办法(我囤的法国文学译本) ( 全部 )

这些并不都是不读要死的好书,不过大多数都是可劲儿搜罗来,并且一度认为除我之外没有人会注意到的。
14人
章乐天
  • 译者: 章乐天
  • 翻译语言:英语
  • 翻译类型:非文学

关注该小站的成员 ( 593 )

  • 毛耄
  • liyw
  • 火花的火花
  • 脱兔
  • 962462668
  • 长翊
  • simcolor
  • 溥心竹

关注该小站的成员也关注

本站由 云也退 于2010年08月25日创建